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图者 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精神科医生,国家级心理咨询师。除了临床治疗各类精神心理疾病外,在婚姻家庭,亲子教育,神经症等的心理咨询方面积累了大量经验。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 【生命力是什么-2】关于“生命力是什么”的研究思路  

2010-11-11 11:09: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Eric英豪【生命力是什么-2】关于“生命力是什么”的研究思路

必须以一个统一的、整体的方式方法来研究这个话题,单从一个方面来研究“生命力是什么”是不可能探知到生命力的本质的。这个统一的、整体的方式的意思就是要把各学科统一起来,整合起来,通过不同的学科,不同的视点来看待这个问题。而这里所提到的各学科并非仅指正统教育的各个学科,还包括民间的一些文化,比如神学,宗教,巫术等等。并不是我一个人这样突发奇想,已经有越来越多的认识到了这一点。英国的物理学家保罗·戴维斯(Paul Davis)在他的著作《上帝与新物理学》的前言中谈到:

本世纪头25年,有两个重大的理论——相对论、量子论——被提出来。20世纪的物理学大部分就是从这两论中生长出来的。但新物理学很快就显示出,它并不仅仅是物理世界的一个更好的模型而已。物理学家们开始意识到,他们的发现要求对实在的最基本方面作出全新的界定。他们于是学着以完全出人意料的、全新的方法来解决问题,而这些方法似乎是违背常识的,它们更接近神秘主义而不是唯物主义。

伟大的心理学家弗洛伊德晚年在一封信里写道:如果我能再活一遍的话,可能会致力于超自然现象的研究而非心理分析。实际上,弗洛伊德的学生荣格已经比弗洛伊德更早地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所以,荣格晚年把很大的精力投入到了对于神秘学的研究之中。我想,这多多少少也是荣格与弗洛伊德产生分歧并最终离开弗洛伊德的原因。我可以再例举出更多这样的例子来,象爱因斯坦这样的一些伟大的科学家,最后都会把注意力转到宗教或神秘学上来。

在讲这个话题之前,我想提一下我们每个人都再熟悉不过的一个故事,那就是盲人摸象。我还是简单地描述一下这个故事:从前有一群盲人摸一头大象,有人摸到了脚,有人摸到了鼻子,有人摸到了身体,有人摸到了耳朵,摸到脚的就说大象象柱了,摸到鼻子的就说大象象条大蛇,摸到身体的说大象象堵墙,而摸到耳朵的说大象象蒲扇,他们各自坚持自己的观点,争执不下。这在我们看来,好象是个笑话。为什么象个笑话?因为我们看到过大象,知道大象长什么样子,所以,当那些瞎子在坚持说大象象柱子,象蒲扇时,我们就觉得好笑。但是,难道这个寓言故事就只是一个笑话供大家一笑而过吗?在许多的问题面前,我们何尝不是经常扮演着瞎子的角色?譬如在面对生命是什么的问题上,自古以来,不同的人对此互有争执,而其实不难理解的一点就是,很少有人能站得与这个问题更远(而不是更近)一些,以一个整体的,而不是局部地看这个问题。

所以,我突然间感觉到了我的优势。我什么也不是,只是突然间由一个心理学的现象想到了这个话题,我在哪方面都不是专家,我甚至都未参与到摸“大象”的过程中,我不算是一个旁观者,因为我也不能看到这头大象,但我更象是福尔摩斯,或者一个审判长,也或者是一个画者,我可以根据不同的人所提供的线索,通过他们的描述,尝试着把一些片断组织起来,然后想象出一个整体的形象,描绘出它的模样。我要做的就是这样的事。

有一段时间我对美学很感兴趣,我发现,在讨论什么是美是,各家学派有非常大的分歧,而这种分歧的根源就是盲人摸象。关于什么是美与生命是什么都是同样的大问题,是我们难以一睹全貌的“大象”,以致于各家都是紧抓着一条尾巴或抱着一条腿争执不下。文革之后,真正做学问的人太少了,有少数做学问的,也是崇洋媚外,几乎对国外的东西是照盘全收,但却忘了,国外人擅长的是解析,却不擅长整合,象美这样的哲学问题,用解析的方法是看不到美的本质的。所以,目前国内的关于美学的论述,众说纷纭,却难有触其本质的。后来对心理学感兴趣,发现在心理学上也存在同样的问题,只不过没有美学那样严重。一开始接触到心理学,我就有一种想法,就是不能仅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心理学,因为,整个世界都是一种心理现象,研究人的心理,心理是由人产生的,所以就不得不研究人的身体,即生理学,心理主要集中在大脑,大脑的活动又呈现出一种化学的变化,所以,又不得不了解生物学与化学,心理的活动必离不开社会,所以,又不得不了解社会学,人类学,人类生活在一个物质的世界,所以,还要了解一下物质世界,即物理学,物理学又包含在一个大宇宙当中,所以,还要了解一下宇宙学。而这一切的问题,又是一个哲学的问题,所以,还要对哲学有一定的了解。我照这个思路去做了,我相信我的收获也是很大的,因为,我发现我所涉及到的学科越多,我就越容易发现它们间的联系,而当我面对心理学的个别问题时,我就很容易看到这个问题的本质。我相信我是走了一条正确的路子。

现在的这个问题,也就是“生命力是什么”的问题,就是从心理学的一个现象——瘾——引发出来的,我有一种强烈的直觉,生命力是一切心理产生的根源,一旦解决“生命力是什么”的问题,那就似乎解决了一切心理问题。而实际上我现在发现,心理上的问题只是“生命力是什么”这个问题的一个小方面,很明显地,“生命力是什么”这个问题涉及到了整个生命的问题,就象詹姆斯?布根绍尔(James. F. T. Bugenthal)在他主编的《人本心理学的挑战》一书中提到的:人本心理学的终极目标就是要完整地描述生而为人的意义是什么。而在我思考的过程中,我发现,要解决的问题并不仅如此,那还将涉及到物质是什么的问题,再深了问,就是整个宇宙是怎么回事的问题。

我想,必须以这样的方式来思考这个问题,只有这样,才能追溯到这一问题的本源。一如德日进所言:人类的现象必须从宇宙的角度来进行思考翰斯?史都瑟(Hans Stossel)也谈到,今日的人类必须发展出更深入、更具有宇宙性及灵性的理解,这乃是我们这个时代以及本世纪最重要的需求。人必须去探究如何才能跟宇宙结为一体。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