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图者 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精神科医生,国家级心理咨询师。除了临床治疗各类精神心理疾病外,在婚姻家庭,亲子教育,神经症等的心理咨询方面积累了大量经验。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孤独与倚赖  

2011-03-27 16:27: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心理学家许金声《孤独与倚赖》

——读克里希那穆提《爱的觉醒》

 

(前言:下面这篇文章来自克里希那穆提的著作《爱的觉醒》(胡因梦等译)。这本书我并没有完整地看过。但他关于“倚赖”的这一章,与我提出的“人的基本生存状态理论”关系密切,我就不揣冒昧地发表一点意见。所谓“人的基本生存状态”,是指独处与交往。人只有这两种基本生存状态,不是在独处,就是在交往,由此演化出种种的生存形态。)

 

《倚赖》

 

发问者:我发现我对人非常的执著和倚赖。在我的人际关系中,这份执著会发展成明显的要求,它会带来一种掌控的感觉。身处倚赖中,你会看到自己的不舒服和痛苦,于是就想要抽离。然后我又觉得非常寂寞,而且无法面对这份寂寞,于是我就透过酗酒和其他的方式来逃避。可是,虽然如此,我并不因此而想要肤浅和随便的关系。 

 

许金声:“发问者”说自己“我发现我对人非常的执著和倚赖”,这实际上是一个普遍的问题。人之初,乃至人格还没有完全独立之际,当我们在独处中感到孤独的时候,我们常常会选择走向交往,但是,由于我们的人格还没有完全强大,或者说还没有学会通心,我们总是一交往就纠缠。交往的纠缠,使我们又想回到独处。在“独处的匮乏”与“交往的纠缠”两种状态之中,来回折腾,反复多次,则往往“透过酗酒和其他的方式来逃避”。“发问者”说自己“并不因此而想要肤浅和随便的关系”,把自己的心理描写得非常贴切。他主观上还是想要有通心的关系的,只不过,由于他进入交往时是依赖的状态,也就是说在交往中是想做“被通心者”,当然他就不会愉快了!在这个时代,在这个人类心智发展的水平,难得有人能够主动地、有意识地做“通心者”,包括他的父母。因为他的父母也没有得到过足够的爱,也没有足够的强大。所以他在交往中只有遭遇大量的纠缠!好在现在有了心理咨询师这一职业。其中真正有水平的,可以帮助他解决这一难题,加速他的成长!

 

克里希那穆提:首先出现的是执著,然后是想抽离,从其中又会升起更深的冲突,也就是害怕孤独。你的问题到底是什么?你到底想发现什么?是不是所有的关系都是一种倚赖?人有没有可能自由?不只是摆脱环境和人,而是在心中获得解脱,因而不再倚赖任何人、事、物。不倚赖任何环境和人,还有没有可能出现喜悦?环境和人永远在变,如果你倚赖他们,你就会被他们所困;或者你会变得无情、漠视、嘲讽和冷酷。因此问题就在你能不能不倚赖环境、人和事物,而活出自由与喜悦。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大部分人都是家庭及外在环境的奴隶,他们想要改变外在的环境和人,希望借此找到喜悦,并且活得自由与开放。但即使他们真的创造了自己的环境或选择了自己想要的关系,他们不久又会倚赖新的环境和新的朋友。倚赖能带来喜悦吗,不管它是怎样的形式?这份倚赖同时也是想要表达的冲动,想要成为什么的欲求。某个人具有某种才华和能力,而当这才华或能力退减或消失时,他就会若有所失、痛苦和丑陋。因此在心灵上倚赖任何人、财物、观念或才华,就是在招惹痛苦。接着你可能会问:有没有一种喜悦是不倚赖任何东西的?有没有一种光是不需要别人来点燃的?

 

许金声:克里希那穆提在回答时,提出了一个精彩的问题:“因此问题就在你能不能不倚赖环境、人和事物,而活出自由与喜悦。”关于这一点他说得很好:“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大部分人都是家庭及外在环境的奴隶,他们想要改变外在的环境和人,希望借此找到喜悦,并且活得自由与开放。但即使他们真的创造了自己的环境或选择了自己想要的关系,他们不久又会倚赖新的环境和新的朋友。”的确,关键是我们自己的状态,正如一句老话:要向内求。

但是,我发现克里希那穆提在这里并没有“独处”与“交往”的概念,因此他说的话不免有一些含混。试问,他所谓的“活出自由与喜悦”,是指独处,还是指交往?如果是指独处,那就是“充实性独处”。人在人格不是足够成熟,没有学会在人际交往中大量通心之时,还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在独处时进入“充实性独处”状态的。克里希那穆提至少在这里没有明确地指出,独处和交往这两种状态是缺一不可的。人必须交往,人是社会关系的动物,交往是回避不了的。要真正“活出自由与喜悦”,必须在交往中做到通心。在交往中做到通心,是“活出自由与喜悦”的一个重要方面!

关于克里希那穆提的著作我读得很少,不知道他在其它地方是否谈到类似“通心”这个话题的。作为一个大哲学家,没有谈到的可能性很小。现在克里希那穆提很热,读过他的著作的网友不少,欢迎对我进行指教!

不过我发现,迄今许多修炼者或者灵修者,都是过分注重“主体性”,而不是“主体间性”,也就是过分注重自身的状态,而忽略与他人通心的锻炼,这样的修炼或者灵修是难以真正“活出自由与喜悦”的!

 

问:到目前为止,我的喜悦一直是被外在的人、事、物点燃的,因此我无法回答这个问题。我甚至不敢问这个问题,因为那意味着我必须改变我的生活方式。而目前我绝对倚赖酒精、性、书籍和伴侣。

 

许金声: “目前我绝对倚赖酒精、性、书籍和伴侣”,这显示提问者没有把独处与交往分开。所谓“酒精、书籍”一般是指独处,“性、伴侣”则是交往。在独处中,我们最好的状态是“充实性独处”,在交往中最好的状态是“通心性交往”。这样目标就更清晰了。独处时的依赖和交往时的依赖的对象完全不同,不应该混为一谈!

 

克:如果你很清楚地看到这份倚赖助长了不同形式的恐惧与不幸,你难道不会提出另外一个问题:到底有没有一个自己发光的喜悦和至乐?而不该问如何才能摆脱环境和人。

     

许金声:克里希那穆提在回答时,也没有区分独处与交往,他的回答的清晰度至少不充分。我们必须要有交往,有的事情我们必须与他人合作,或者有的事情我们必须通过他人来做或者共同完成。但这种对于与他人交往的重视,不是“依赖”,而是通心。当然,在“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的意义上,人是相互依赖的。

 

问:我也许能问这个问题,但那是毫无意义的,因为我已身陷其中,这就是我的生活。

    

许金声: 提问者说“但那是毫无意义的,因为我已身陷其中”,这其实显示他其实很清楚,他的问题是不能够用认知的方法来解决的。他的话的潜台词是克里希那穆提与他讲道理没有用!因为正如他说“这就是我的生活”,人很大程度上是非理性的、受潜意识的动物,知道了也没有用处,不能够做到。大多数人在这个问题上都是没有长大的孩子,由于缺爱,他们的心理年龄停留在几岁,最多十几岁。他们情不自禁地要依赖!但是我在实践中发现,全人心理学在解决这类问题时还是非常有效的。在处理中让他们看到自己堵塞的地方,并且帮助他们疏通,他们就能够迅速地成长。做一次个案就使当事人感觉长大了的案例已经有很多。

 

克:你所挂碍的是倚赖,和它所包含的其他事物。但是还有一个更深的事实,那就是孤独,一种被孤立的感觉。因为感到孤独,所以我们执著于人、酒精和其他的逃避方法。执著就是逃避孤独,你能不能了解这份孤独?你能不能发现超越它的是什么?这才是真正的问题,而不是去对治你对人或环境的那份执著。这份深沉的孤独感和恐惧能不能转化?任何逃避孤独的活动都会加强孤独感,于是你就更想逃避它,这就是制造执著的原因。执著的烦恼占满了你的心,于是你完全忽略了心中的孤独。所以我们总是忽略原因,而挂碍结果。然而孤独其实永远在运作,因为因与果没有什么不同。它会变成一个因,因为它已经脱离了自己。我们必须认清脱离自己的这个活动就是自己,因此因就是果。换句话说,没有因也没有果,没有任何活动,只有真相。你看不到真相,因为你执著于果。先是有孤独,然后又有逃避这份孤独的执著活动,接着这份执著就变得非常重要,它操纵了你整个人,使你无法看清真相。脱离真相的活动其实是恐惧,而我们想用另一个逃避来解决它。这是一连串逃避真相的活动,但实际上什么活动也没有,只有一个能看到真相而不逃避的心才能解脱真相。因为这因果的循环就是逃避孤独的活动,因此要想停止孤独,必须停止这因果的循环。

 

许金声: 克里希那穆提的回答没有什么错误。但是他的回答又有很大问题。因为,当事人有这样的问题,您与他讲这些他是听不懂的。要是我,根本不去罗嗦!您要是真正想解决问题,就做个案吧!要是您还不想做个案,就是您对心理学还没有足够的认识,或者您还没有到难受得非要求助的程度。既然如此,您就继续呆着罢。

 

问:我必须非常、非常深入地想一想。 

克:这也是一种逃避。如果你能完全清楚地看到这一点,你就能像老鹰一样翱翔在天空而不留任何痕迹。

 

许金声: 克里希那穆提看得很清楚:提问者要“非常深入地想一想”,“这也是一种逃避”!可是,您与提问者罗嗦了这么多,他仍然是在“逃避”,那么,您谈话的效果如何呢?您到底是在干什么呢?!至少,您还没有和他真正通心。很可能,您有一种倾吐的需要。好听一点,知其不可而为之吧。说得不好听,您也许也在逃避?

      有的聪明的网友看到这里,有可能反问我:您在这里发议论,我也没有看明白,是不是您也许也在逃避呢?

    不过,我相信,认真学习过通心理论的朋友会大多会发现,在对通心理论有了体会以后,至少看克里希那穆提这一类的书能看得更明白了。

 

   如果您看这篇文章看出了兴趣,推荐您再读《马丁·布伯的智慧》。它更多地表达了我想说的: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b541b80100ep7c.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